如瑾心

中土恩仇录50(魔戒系列电影同人,半架空,半abo设定,含性转)

“原来阿拉贡是阿拉松的女儿。你父亲当年曾经打听到阿拉松一家三口的所在,可赶到的时候他们夫妻已经遇害,孩子也不见了踪影,原来是被埃隆领主收养了。”埃克西里昂道。
博罗米尔一边擦着剑一边道:“我已经给父亲送信了,让他取消法拉米尔和洛汗国公主的婚约。”
“为什么?”埃克西里昂不解。
“阿拉贡以后当了女王,那王夫一定得是法拉米尔,这样咱们家的地位才能不受影响。”
“可阿拉贡喜欢的是莱戈拉斯呀。”埃克西里昂摇了摇头,“你们父子可别胡乱打算。”
“莱戈拉斯是密林的王子,密林王怎么可能让他和人类成婚,他们两个也就是图一时新鲜而已。”
埃克西里昂靠在椅子上,“算了,我也懒得再为你们兄弟两个操心,你们的事就让你父亲安排吧。”
这时格洛芬德尔走了进来,“博罗米尔,你这盘算得不错嘛。”抱着肩膀坐了下来,斜眼看着他道。
“格洛芬爷爷,您也觉得我的主意不错?”博罗米尔笑着道。
“叫谁爷爷呢?我还没成婚,哪有那么老?”格洛芬德尔瞥了一眼埃克西里昂,“你也准备一下,明早和我回冈多林。”
“我才不去冈多林。博罗米尔这次一走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我得回刚铎帮迪耐瑟打理军务。”
“奶奶,刚铎有我父亲和法拉米尔,您就去冈多林吧。”博罗米尔打断了她的话。
“你小子插什么话?”埃克西里昂气得敲了一下他的头。
“我爷爷都去世那么多年了,您也该再找个Omega。”说完后,博罗米尔忙跑了出去。
埃克西里昂有些尴尬地看了看格洛芬德尔,“他胡说的,你别在意。”
格洛芬德尔“哼”了一声,“让你随我一起去冈多林,是为了召集十二家筹备防御事宜的,至于其他的,我可对你没兴趣。”
“好,都听你的,总归你才是冈多林的现任领主。”


比尔波将秘银软甲给弗罗多穿上,“这软甲可是孤山的几件镇宝之一,即便是锋利的刀剑也无法刺穿。你穿上它,我就放心多了。”
“姑妈,金雳说您曾经是孤山的王后,那这是孤山国王送给你的?”弗罗多眨着大眼睛问道。
比尔波笑了笑没有答话,转身又从箱子中拿出一把剑递给山姆,“这是兽咬剑,我曾经看过孤山王用它砍杀了无数的半兽人。弗罗多从小身体弱,你们这一路上定少不了吃苦,你要好好保护他。”
山姆点了点头,“主人放心,我会一直保护弗罗多的。”
比尔波摸了摸他的头,心中不免五味杂陈,“山姆,在我心里你和弗罗多一样,都是我的孩子。你们两个一定要平安回来,到时我们一家人就能再回到夏尔,过平静悠闲的日子。”


天刚蒙蒙亮,瑟兰迪尔就拉着埃尔隆德去为儿子送行。
刚走到莱戈拉斯的房间外,就听里面传出阿拉贡的声音。
“你看,我给你梳的辫子还不错吧?”
“是比我Ada梳的好。其实他编的辫子很难看,我只是不敢说而已。”
“这把银木梳是我从阿尔雯姐姐那借来的,你这么好的头发,梳子可不能马虎。我带着它,这一路上就可以天天为你梳了。”
“阿拉贡,你真好。”
“太不像话了!”瑟兰迪尔推门闯了进去,正撞上两人暧昧地对视。
他指着阿拉贡道:“你昨晚对我儿子做什么了?”
“陛下您误会了,我就是早上过来帮叶子哥哥梳头发。”阿拉贡站起来道。
“瑟兰,莱戈拉斯一会儿就要出发了,你别这么大火气。”埃尔隆德忙安抚道。
“Ada,您要是再这么对待埃斯特尔,我就真的不回家了。等完成这次任务之后,我就和她去刚铎。”
“你……我辛辛苦苦养了你一千多年,你居然说这种话来威胁我,你……”
“好了,好了,你们父子两个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埃尔隆德看向莱戈拉斯,“你Ada这些天一直在为你准备行装,晚上也总是睡不安稳,还不是为你担心?”
莱戈拉斯听到这话也有些惭愧,低下头搓着衣角。
“埃斯特尔,我有话要和你说,让他们父子多聊一会儿吧。”
阿拉贡应了一声,就随埃尔隆德离开。
“Ada,我也不想惹您生气。”莱戈拉斯走过去,像小时候一样拽着Ada的胳膊撒娇,“可您也不能总是对埃斯特尔没有好脸色。”
瑟兰迪尔摸着他的头,无奈地道:“你就真的那么喜欢她吗?”
莱戈拉斯长长的睫毛晃了晃,眼中也泛起了泪花。
“我知道您想让我和哈尔迪尔在一起是为了我好,可我放不下埃斯特尔。”莱戈拉斯靠在Ada的怀里,“Ada,您就让我陪她走完这一生好吗?等她不在了,我会努力去忘记她,再去听从您的安排。如果她能侥幸躲过劫难,那等她有了人类的伴侣,我想我可以彻底放下了。您放心,我只是以哥哥的身份陪伴她。”
瑟兰迪尔心疼地抱住自己的孩子,“你都这么说,Ada也只能由着你了。”


“母亲,您真的打算让莱戈拉斯和那个哈尔迪尔在一起?”阿拉贡开口道。
埃尔隆德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有你要肩负的责任,不该沉溺于儿女情长。”
“其实他们两个很般配,我也知道我根本没有资格去嫉妒。只是……”阿拉贡摩娑着腰间的纳西尔圣剑,“我的心还是会痛,毕竟这七十年来我一直在想着他。七十年的时光,对于我的意义您是不会懂的。”
“埃斯特尔,虽然我只抚养了你十年,但我是把你当成亲生女儿看待的。”埃尔隆德叹气道,“你和莱戈拉斯的路是不同的,只是暂时的交集而已。你会成为刚铎的女王,人类的领袖,该懂得如何取舍。”
阿拉贡含泪轻笑了一声,“如何可以选择,我宁愿陪在叶子哥哥身边。”
“埃斯特尔……”看着她转身离去,埃尔隆德不免自责起来。如果当初没有带她去孤山,两个孩子就不会如此痛苦。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