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瑾心

幽兰迷情1(魔戒系列电影同人,现代架空,含性转)

A国H市 

寂静如水的初夏之夜,城郊的树林里,空灵的蝉鸣声不绝于耳。 

在林木的掩映深处,有一座早已被废弃的仓库。

 月光透过天窗照进来,却瞬间被里面通明的烛火所稀释。 

一个淡金色长发的高挑女人背对着大门,拿起一旁桌上的玻璃高脚杯,将里面美味的红酒一饮而尽。 

站在她身边的一个年轻女人忙拿起酒瓶将另一只杯子填满。 

这时两个壮汉拖着一个身形臃肿不堪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粗鲁地将男人按跪在地上。

 “你就是想潜规则莱戈拉斯的那个导演?” 

高挑女人的声音响起,冷得让中年男人打了个寒颤,“我……我错了,我只摸了她的手,然后她就一拳打掉了我的两颗牙……您…您饶了我吧。”男人颤抖着道。 

高挑女人“咣啷”一声将杯子摔到地上,缓缓地转过身。

 烛火映照下,女人完美的五官一览无余,蓝色的眼眸犹如闪亮的宝石。 

她微启红唇,语气平淡无波,“砍掉他的一根手指。” 

仓库里传出凄厉的叫声,却被晚风瞬间吹散。


 清晨,莱戈拉斯窝在床上摆弄着手机,金色的直长发铺散在枕头上,比晨光还要多几分明亮。

 “别赖床了,该起来吃早饭了。”陶瑞尔推门走进来,将盛着面包、鸡蛋和牛奶的托盘放在桌上。

 莱戈拉斯将手机扔到一边,把头蒙在被子里,“我妈发信息说她也来H市了,这回她要把公司总部也搬到这里。” 

“有你妈妈照顾你还不好?”陶瑞尔坐在桌旁剥着鸡蛋。

 “我才不用她照顾。”莱戈拉斯坐起来,晃了晃满头的金发,“她一直反对我进演艺圈,一定会用各种手段阻止我的。” 

“混演艺圈有什么好?”陶瑞尔挑了挑眉头,“我要是有一个当密林总裁的老妈,我才懒得去当什么经纪人,等着以后继承家业就好了。” 

“我才不,当演员是我的梦想。” 莱戈拉斯掀开被子,穿着绿色的睡裙,揉着眼睛走到桌旁,抓起面包吃了起来。

 “对了,刚才剧组来电话,说之前那个对你意图不轨的导演已经被换掉了。而且编剧为你加了戏份,你从女二号升为女一号了。”

莱戈拉斯表情木然地吃着面包,没有答话。

 “喂,你这是什么反应?不是应该高兴吗?” 

“肯定是我妈安排的,我有什么可高兴的。”莱戈拉斯撇了撇嘴。 

“我的大小姐,你是纯心想让我对你羡慕嫉妒恨吗?”陶瑞尔苦笑着摇了摇头。

 “今天别安排工作,我要去长湖饭店看我爸。”莱戈拉斯拿起桌上的牛奶几口喝了下去。 

“好,剧组那边说了,您什么时候想开工都可以。”陶瑞尔站起来打了个哈欠,“沾你的光,今天我可以好好地睡一整天了。” 


林谷心理诊所 

林迪儿瘫坐在分诊台后的椅子上,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忙到下午四点,终于安排好了最后一个预约的患者。 

二十分钟后,看到那位患者离开,林迪儿欢呼着今天终于可以早下班了。 

可还没欢喜过两分钟,诊所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伴随着一阵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走进来一个身材高挑、淡金色长直发的中年女人。 

女人走到他面前,摘下墨镜之后露出一双蓝色的眼睛。 “你好,我找埃尔隆德医生。” 

“对不起,女士,我们这里是要预约的。” 

“我是来找人的,不是看病。” 女人冲他笑了一下,径自向诊室走去。 

“喂,女士……” 林迪儿刚要去阻止,就见埃尔隆德推开了门。 

埃尔隆德看到眼前的女人,一时惊讶得呆立在那里。 “瑟兰?” 

“埃隆,多年不见了。”瑟兰迪尔微笑着看着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坐在椅子上,静静地望着窗外的夕阳。

 “喝杯咖啡吧。”埃尔隆德将刚煮好的咖啡端到瑟兰迪尔面前。 

瑟兰迪尔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抬眼看着埃尔隆德,“你还记得我喝咖啡不喜欢加糖?” 

“我的记忆力并不差。”埃尔隆德淡然地笑了笑,“你没去看巴德?” 

“他已经再婚了,我打扰他不合适。” 

“那你打扰我就合适了?” 

“至少我们两个现在都是单身。”瑟兰迪尔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靠在椅背上拨弄着手指,“时间过得真快,二十四年就这么过去了。” 

“还记得以前,我们两个也是这样,静静地喝着咖啡,度过一整个下午。”埃尔隆德感慨着倚在桌边,“你这次来找我,不是单纯为了喝咖啡吧?” 

“我只是想知道,当年你和阿拉松是凭什么证据认定我爸参与贩毒的?”瑟兰迪尔抬起头盯着他,眼神也变得冷下来。

 “那件案子的侦查资料是保密的,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警察,但也只能无可奉告。”埃尔隆德背过身去,避开瑟兰迪尔的目光。

“埃尔隆德!”瑟兰迪尔一拍桌子,“是你们根本就没有证据吧?” 

“如果没有证据,我们不会去逮捕他。为什么他会服安眠药自杀?还不是心里有鬼?”埃尔隆德转过身,语气中也难掩愤怒,“我倒想问问你,阿拉松和吉尔蕾恩的车祸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偏偏是和你们密林集团的货车相撞?” 

“我当时已经去了W市,那场车祸怎么可能和我有关?”瑟兰迪尔“哼”了一声,“算了,既然你认为是我指使的,你就去控告我好了。”

 “那辆货车刹车失灵,司机也死了,凭幽暗密林的手段又怎么会轻易留下证据?”埃尔隆德走到落地窗前,闭上眼睛叹息了一声,“我劝你尽早脱离社团,否则不仅会害了自己,还会害了你的女儿。”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瑟兰迪尔将咖啡杯摔在桌上,起身便走。

 听着她离去的脚步声,埃尔隆德无奈地摇了摇头。


 孤山俱乐部 

昏暗的彩色灯光下,男男女女们随着快节奏的背景音乐,在舞池中尽情地放纵自我。 

埃斯特尔坐在吧台边点燃了一支雪茄,以此来缓解聒噪音乐所带来的头痛。

 “我两年前刚进幽暗密林的时候,也很不适应这种乌烟瘴气的环境。”索林将一杯刚调好的鸡尾酒递给他。

 “你刚才说,幽暗密林的二当家史茅革,一直在暗地里与兽人集团做毒品生意?” 

“瑟兰迪尔曾禁止幽暗密林的人涉毒,但这些年她不在H市,这里的分部由史茅革打理,那家伙自然就无人约束了。”索林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不过这次瑟兰迪尔又将总部迁回来,幽暗密林和兽人集团之间一定不会平静。” 

“老大!”巴林急匆匆地跑到他们面前,“楼上有两个不知死活的招惹大小姐,被她用酒瓶打破了头。” 

“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见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索林却很淡定地喝着酒。 

“你们说的大小姐,就是瑟兰迪尔的女儿莱戈拉斯?”埃斯特尔问道。

 “除了她还有谁?”索林看到莱戈拉斯从楼上走下来,就用杯子指了指。 

眼前的美人一头柔顺的金发随意地披散着,少女的青涩中带着一点傲气,尤其是那双蓝眼睛,仿佛有抽去人灵魂的力量。 埃斯特尔看着她入了神,手中的烟掉在了地上。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