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瑾心

美人队长(含性转,主冬盾,含铁盾、霍盾)

PS:背景为架空,不涉及二战,九头蛇是一个邪恶组织,美人队长Steve是A国特工,私设只沉睡30年。
本章Steve出场时13岁,十年后才成为特工。



“我的任务就是杀了你!”
“那就完成你的任务。”
金发女人扔下手中的盾,目光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
黑发男人的机械臂转动而发出刺耳的声音,走过去一拳将她打翻在地。
一口鲜血吐出来,Steve不禁有几分庆幸,如果不是注射过超级血清,机械臂的力量足以一拳就要了她的命。
“Bucky,我会陪你走到最后。”



四十三年前
N市远郊的小镇上
一个矮小瘦弱的金发女孩费力地推着除草机清理院子,完工后已经到了中午。
她擦了擦头上的汗,坐到栅栏上休息,不知不觉就打起了瞌睡。
“Steve!”一个中年女人从木屋中走了出来,她身材纤细高挑,可两边脸颊上却是疤痕累累,好似被烫伤一般。
“Steve!”中年女人走过去将她拽了下来。
“妈妈!”Steve揉了揉被妈妈扯痛的肩膀,委屈地低着头。
“家里的酒没有了,你快去买。”

“Sarah阿姨每天喝这么多酒会伤身体的。”Bucky抱着一箱啤酒跟在Steve身后。
“从我记事开始她就这样,三年前我爸爸出事故去世后她酗酒就更加严重了。”Steve无奈地皱着眉头。
突然一个戴着礼帽和眼镜的白发老者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们好,请问镇上Rogers家怎么走?”
Steve刚要答话,Bucky赶快挡在她身前,“这里没有姓Rogers的。”
“哦,那谢谢你们。”老者微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Bucky,为什么要说谎?”
“你家现在只有你和你妈妈住,万一他是坏人怎么办。”
“哦。”
“你呀,要学会保护自己。”

“Sarah,好久不见了。”Erskine博士摘下礼帽,在凌乱的屋内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张椅子坐下。
“怎么,你是特工局派来审查我有没有泄密行为的?”Sarah坐在沙发上,抓起手边的一个酒瓶就砸到了地上,“你们还不如当初就毙了我!”
“Sarah,当初你是自愿参与超级士兵计划的。”
“那就是你们把我当成试验品的理由?”Sarah恼怒地咬了咬牙,“我本来是个优秀的特工,可因为你的实验,我的脸彻底毁了,来到这个小镇上嫁给一个粗俗的机器维修工,现在我又成了寡妇。我这么悲惨都是因为你!”
“你先冷静一下。”Erskine叹了口气,“我这次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和你一起参与实验的其他五个女特工,她们都被杀了。我们怀疑是九头蛇所为,他们的目的是提取她们身上的血清。你现在是唯一的幸存者,很有可能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
“所以我该感谢你来提醒我?”Sarah鄙夷地冷哼一声,“其实不必费事,失败的实验品没有任何价值。”
“你们六个参与实验的女特工,一个双腿瘫痪,两个患了癫痫,还有两个全身免疫系统内摧毁,疾病缠身。只有你,在实验中虽然毁了容貌,可你的其他各项身体机能得到了强化,当初特工局本来是想挽留你……”
“在你们眼里,我的确还有利用价值。可我除了是个特工,我还是个女人!毁容对于女人的打击有多大,你们完全不能体会。”Sarah靠着沙发,“我之前不明白,为什么超级士兵计划只用在女特工身上。这些年我才想清楚,因为男特工比女特工战斗力强,牺牲掉是很大的损失。而女特工被牺牲就是较少的损失,如果试验成功,同样可以得到一个超级战士。特工局这笔账算得很清楚。”
“因为血清在你身上的正向作用最明显,所以你的血清样本是最具研究价值的。”
“滚!”Sarah拾起地上的一个酒瓶就朝Erskine砸去,对方急忙躲闪才没有被砸到。
“这是我的家,我现在命令你滚出去!”Sarah突然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枪,“你再不消失,我就打爆你的头!”
“Sarah,你别激动……”Erskine吓得举起双手,立刻夺门而逃。
听着脚步声消失,刚才还一副颓废相的Sarah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握着枪的手紧了紧。
“出来!”
通往后院的窗户被撞开,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跳了进来。
“Sarah特工,哦不,应该是Rogers夫人,我们又见面了。”黑衣人扯下面罩,露出一张红色的恐怖面孔。





我的任务就是杀了你!”
“那就完成你的任务。”
金发女人扔下手中的盾,目光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
黑发男人的机械臂转动而发出刺耳的声音,走过去一拳将她打翻在地。
一口鲜血吐出来,Steve不禁有几分庆幸,如果不是注射过超级血清,机械臂的力量足以一拳就要了她的命。
“Bucky,我会陪你走到最后。”

四十六年前
N市远郊的小镇上
一个矮小瘦弱的金发女孩费力地推着除草机清理院子,完工后已经到了中午。
她擦了擦头上的汗,坐到栅栏上休息,不知不觉就打起了瞌睡。
“Steve!”一个中年女人从木屋中走了出来,她身材纤细高挑,可两边脸颊上却是疤痕累累,好似被烫伤一般。
“Steve!”中年女人走过去将她拽了下来。
“妈妈!”Steve揉了揉被妈妈扯痛的肩膀,委屈地低着头。
“家里的酒没有了,你快去买。”

“Sarah阿姨每天喝这么多酒会伤身体的。”Bucky抱着一箱啤酒跟在Steve身后。
“从我记事开始她就这样,三年前我爸爸出事故去世后她酗酒就更加严重了。”Steve无奈地皱着眉头。
突然一个戴着礼帽和眼镜的白发老者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们好,请问镇上Rogers家怎么走?”
Steve刚要答话,Bucky赶快挡在她身前,“这里没有姓Rogers的。”
“哦,那谢谢你们。”老者微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Bucky,为什么要说谎?”
“你家现在只有你和你妈妈住,万一他是坏人怎么办。”
“哦。”
“你呀,要学会保护自己。”

“Sarah,好久不见了。”Erskine博士摘下礼帽,在凌乱的屋内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张椅子坐下。
“怎么,你是特工局派来审查我有没有泄密行为的?”Sarah靠在沙发上,抓起手边的一个酒瓶就砸到了地上,“你们还不如当初就毙了我!”
“Sarah,当初你是自愿参与超级士兵计划的。”
“那就是你们把我当成试验品的理由?”Sarah恼怒地咬了咬牙,“我本来是个优秀的特工,可因为你的实验,我的脸彻底毁了,来到这个小镇上嫁给一个粗俗的机器维修工,现在我又成了寡妇。我这么悲惨都是因为你!”
“你先冷静一下。”Erskine叹了口气,“我这次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和你一起参与实验的其他五个女特工,她们都被杀了。我们怀疑是九头蛇所为,他们的目的是提取她们身上的血清。你现在是唯一的幸存者,很有可能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
“所以我该感谢你来提醒我?”Sarah鄙夷地冷哼一声,“其实不必费事,失败的实验品没有任何价值。”
“你们六个参与实验的女特工,一个双腿瘫痪,两个患了癫痫,还有两个全身免疫系统内摧毁,疾病缠身。只有你,在实验中虽然毁了容貌,可你的其他各项身体机能得到了强化,当初特工局本来是想挽留你……”
“在你们眼里,我的确还有利用价值。可我除了是个特工,我还是个女人!毁容对于女人的打击有多大,你们完全不能体会。”Sarah靠在沙发上,“我之前不明白,为什么超级士兵计划只用在女特工身上。这些年我才想清楚,因为男特工比女特工战斗力强,牺牲掉是很大的损失。而女特工被牺牲就是较少的损失,如果试验成功,同样可以得到一个超级战士。特工局这笔账算得很清楚。”
“因为血清在你身上的正向作用最明显,所以你的血清样本是最具研究价值的。”
“滚!”Sarah拾起地上的一个酒瓶就朝Erskine砸去,对方急忙躲闪才没有被砸到。
“这是我的家,我现在命令你滚出去!”Sarah突然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枪,“你再不消失,我就打爆你的头!”
“Sarah,你别激动……”Erskine吓得举起双手,立刻夺门而逃。
听着脚步声消失,刚才还一副颓废相的Sarah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握着枪的手紧了紧。
“出来!”
通往后院的窗户被撞开,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跳了进来。
“Sarah特工,哦不,应该是Rogers夫人,我们又见面了。”黑衣人扯下面罩,露出一张红色的恐怖面孔。





那就完成你的任务。”
金发女人扔下手中的盾,目光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
黑发男人的机械臂转动而发出刺耳的声音,走过去一拳将她打翻在地。
一口鲜血吐出来,Steve不禁有几分庆幸,如果不是注射过超级血清,机械臂的力量足以一拳就要了她的命。
“Bucky,我会陪你走到最后。”

四十六年前
N市远郊的小镇上
一个矮小瘦弱的金发女孩费力地推着除草机清理院子,完工后已经到了中午。
她擦了擦头上的汗,坐到栅栏上休息,不知不觉就打起了瞌睡。
“Steve!”一个中年女人从木屋中走了出来,她身材纤细高挑,可两边脸颊上却是疤痕累累,好似被烫伤一般。
“Steve!”中年女人走过去将她拽了下来。
“妈妈!”Steve揉了揉被妈妈扯痛的肩膀,委屈地低着头。
“家里的酒没有了,你快去买。”

“Sarah阿姨每天喝这么多酒会伤身体的。”Bucky抱着一箱啤酒跟在Steve身后。
“从我记事开始她就这样,三年前我爸爸出事故去世后她酗酒就更加严重了。”Steve无奈地皱着眉头。
突然一个戴着礼帽和眼镜的白发老者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们好,请问镇上Rogers家怎么走?”
Steve刚要答话,Bucky赶快挡在她身前,“这里没有姓Rogers的。”
“哦,那谢谢你们。”老者微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Bucky,为什么要说谎?”
“你家现在只有你和你妈妈住,万一他是坏人怎么办。”
“哦。”
“你呀,要学会保护自己。”

“Sarah,好久不见了。”Erskine博士摘下礼帽,在凌乱的屋内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张椅子坐下。
“怎么,你是特工局派来审查我有没有泄密行为的?”Sarah靠在沙发上,抓起手边的一个酒瓶就砸到了地上,“你们还不如当初就毙了我!”
“Sarah,当初你是自愿参与超级士兵计划的。”
“那就是你们把我当成试验品的理由?”Sarah恼怒地咬了咬牙,“我本来是个优秀的特工,可因为你的实验,我的脸彻底毁了,来到这个小镇上嫁给一个粗俗的机器维修工,现在我又成了寡妇。我这么悲惨都是因为你!”
“你先冷静一下。”Erskine叹了口气,“我这次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和你一起参与实验的其他五个女特工,她们都被杀了。我们怀疑是九头蛇所为,他们的目的是提取她们身上的血清。你现在是唯一的幸存者,很有可能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
“所以我该感谢你来提醒我?”Sarah鄙夷地冷哼一声,“其实不必费事,失败的实验品没有任何价值。”
“你们六个参与实验的女特工,一个双腿瘫痪,两个患了癫痫,还有两个全身免疫系统内摧毁,疾病缠身。只有你,在实验中虽然毁了容貌,可你的其他各项身体机能得到了强化,当初特工局本来是想挽留你……”
“在你们眼里,我的确还有利用价值。可我除了是个特工,我还是个女人!毁容对于女人的打击有多大,你们完全不能体会。”Sarah靠在沙发上,“我之前不明白,为什么超级士兵计划只用在女特工身上。这些年我才想清楚,因为男特工比女特工战斗力强,牺牲掉是很大的损失。而女特工被牺牲就是较少的损失,如果试验成功,同样可以得到一个超级战士。特工局这笔账算得很清楚。”
“因为血清在你身上的正向作用最明显,所以你的血清样本是最具研究价值的。”
“滚!”Sarah拾起地上的一个酒瓶就朝Erskine砸去,对方急忙躲闪才没有被砸到。
“这是我的家,我现在命令你滚出去!”Sarah突然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枪,“你再不消失,我就打爆你的头!”
“Sarah,你别激动……”Erskine吓得举起双手,立刻夺门而逃。
听着脚步声消失,刚才还一副颓废相的Sarah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握着枪的手紧了紧。
“出来!”
通往后院的窗户被撞开,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跳了进来。
“Sarah特工,哦不,应该是Rogers夫人,我们又见面了。”黑衣人扯下面罩,露出一张红色的恐怖面孔。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