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瑾心

尘世远香(启深,尘远)




1942年冬 上海
深夜,窗外雪花飘落。寒气从窗户的缝隙中渗入屋内,在沙发上刚刚入睡不久的陈深被这寒意惊醒。
抓起桌上的格瓦斯喝了一口,又重新合上眼睛。
梦中,他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魔王岭,那个烟雨蒙蒙的江南水乡。
那时的他还叫宁致远。
那一年,他失去了父亲。后来便是背负着丧妻之痛的安逸尘离开了魔王岭。
几年后,日军的魔爪伸到了那片山青水秀的土地上,为首的日军军官威胁文靖昌交出炼香的配方。在一个雨夜,在文靖昌、白颂贤和安秋声的掩护下,他带着已身怀六甲的妻子乐颜和妹妹一家三口登上一艘小船开始了逃亡之路。
在茫茫的海上漂浮了整整三天三夜,先是乐颜难产而死,接着是遇到了大风浪,文世轩落水而死。他和佩珊、知非抓着浮木飘到了一个小渔村,好心的村民收留了他们。可佩珊体力不支,病倒了之后药石无灵,也最终撒手人寰。
再后来,他抱着知非四处漂泊讨生活,遇到了共产党人沈秋霞。从那以后,他便改名陈深。人生仿佛重新开始了,可有些人、有些事,会永远地扎根于内心深处,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就一一浮现在脑海中。
陈深睁开双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此刻,他想起了一个人。
逸尘,你在哪里?这兵荒马乱的年头,你过得还好吗?知非已经会认字了,你这个当大伯的就不想看看他吗?
改名字的时候,我想到你的名字中有一个“尘”字,所以就用了同音的“陈”为姓,“深”又与“远”意思相近。
我已经不再是宁致远,你是否还是安逸尘呢?


一辆从南京开往上海的火车上,张启山忽然从睡梦中醒来,坐起后依然心神未宁。
“佛爷,你怎么了?”张曰山忙坐了过来。
“没什么,就是做了个梦,醒来有些头疼。”张启山揉着太阳穴。
张曰山瞥了一眼在旁边铺上鼾声如雷的齐铁嘴,埋怨着:“肯定是八爷鼾声太大,才吵得佛爷睡不安稳。”
张启山看了一下手表,“快到站了,咱们早些准备。”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