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瑾心

凡生念隐(丁隐*张小凡)

一、初遇
七脉会武的日子转眼就到了。张小凡看到师兄们都御剑飞向了通天峰,本以为师姐会带着自己,一转头却见田灵儿展开红绫自己飞走了。
独自一人望着山谷发呆了一会儿,张小凡叹了口气,抱膝坐在了一棵树下。
自从田灵儿喜欢上齐昊之后,便不再像以前那样关心这个小师弟。想起田灵儿还曾经误会自己向师父告密,那时的委屈再次涌上了心头,不觉红了眼圈。
突然身旁一阵风吹过,就见一个剑眉星目、身着道袍的年轻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
张小凡被下了一跳,下意识地抓起烧火棍。
那人干咳了一声,“小兄弟,你可知通天峰怎么走?”
张小凡眨了眨一双大眼睛,觉得此人虽然面生,但也不像恶人。
“你……”张小凡打量了他一圈,“你应该不是青云门的人。”
丁隐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据公孙无我所说,只要能够自如地运用赤魂石,便有可能感应到噬血珠。他到了青云门后果然有所感应,还未见过道玄真人,便径自寻到了大竹峰,可这感应却突然消失了。他无奈之下只得先去七脉会武的通天峰,打算之后再慢慢寻找。偏偏一时迷了路,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青云门的弟子。
“在下蜀山丁隐。”
“丁隐?”张小凡一听立刻窜了起来,两道发须不停晃动,“你就是那个除掉了大魔头的英雄?”
丁隐愣了愣,随后一展眉头,“英雄?或许……算是吧。”
“通天峰就在那边。”张小凡伸手朝远处的山峰指了指。
“多谢。”丁隐走到崖边,刚想施法飞过去,却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看着张小凡,“七脉会武是青云门的盛事,你不去吗?”
“我……我法力不够,飞不过去。”张小凡有些窘迫地低下头。
“那你的同门没人带你过去?”
“他们……应该是走的太急,一时忘了我。”张小凡搓着衣角,“他们想起了就一定会回来接我的。”
丁隐不禁暗暗叹了口气,回想自己刚到蜀山的时候也被师兄们排挤,好在还有周青云和张馅饼把自己当朋友。可眼前这个小可怜,好似一只被人抛弃的小猫。
“来,我带你飞过去。”丁隐微笑着冲他伸出手臂。
“啊?”张小凡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别派之人居然会主动帮自己。
“你帮我指了路,就算是我报答你了。”
“多谢丁长老!”张小凡高兴地颠过去抱住他的手臂。
“我应该比大不了几岁,叫我丁大哥就好了。”
“丁长……丁大哥,你不用御剑吗?”
他这副单纯的模样让丁隐忍不住唇角弯了起来,“只有修为不高的人才需要借助法宝,我不用。”冲张小凡一挑眉,“抓紧了。”
只见两道身影飞起来,越过了层峦叠嶂的山谷。


两人到了通天峰的虹桥之上,张小凡忙向丁隐抱拳行谢礼,“多谢丁大哥。”
丁隐看到前方的云海已经聚集了青云门的众多弟子,便道:“小兄弟,我还要去拜见贵派掌门,就此别过。”
丁隐说完正要转身,就忽听桥下传来一阵巨响,随后就见神兽水麒麟从潭底跃出,站在了二人面前。
其他弟子见此情形也大骇不已,这才注意到桥上的两个人。
一时天昏地暗,张小凡不自觉握紧了烧火棍。或许是波动的情绪唤起了噬血珠,烧火棍隐隐发出微弱的光芒。
丁隐起初也被这水麒麟惊得退后了两步,可毕竟是身经恶战的人,不一刻就镇定了下来。
水麒麟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忽然朝天吼了起来,声音震耳欲聋。
丁隐猜这神兽是因感应到自己体内的赤魂石才有此异动,忙抓住张小凡的手,运功之后用力一抛,张小凡就径直飞到了云海才落下。
林惊羽眼疾手快,忙跑过去接住了他。
“丁大哥!”张小凡担忧丁隐安危,挣扎着要冲过去。
“小凡!”林惊羽忙死死抓住他,“水麒麟发怒一定有缘由,不可轻举妄动。”
此时水麒麟停下了吼叫,忽然抬起一蹄攻向丁隐。
丁隐驱动体内的赤魂石,抽出背后的血饮刀砍向水麒麟。
一道红光闪过,水麒麟的背上便显出一道深深的血痕。水麒麟疼痛之下摇头摆尾的吼叫不止,随后纵身跳回了潭中。
“来者莫非是蜀山的丁长老。”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是掌门道玄真人飞跃而来。
道玄来到丁隐面前,“这水麒麟是我青云门的镇山神兽,对外来之人很是戒备,若是惊吓了丁长老,还请海涵。”
丁隐抬袖擦了一下溅到脸上的麒麟血,干笑着道:“只不过是个畜生而已,丁某人虽然不才,也不至于被惊吓。”他收起血饮刀,朝道玄真人一拱手,“想来您就是道玄掌门了,蜀山点苍峰长老这厢有礼了。”
道玄道:“丁长老远道而来,且先随我到后殿休息片刻。”又转身对众弟子道:“你们都到玉清殿等候抽签,不得耽搁。”
“是,掌门。”弟子们应声后便陆续向玉清殿而去。
“小凡,”大师兄宋大仁走过来拍了拍惊魂未定的张小凡,“我方才正想返回去接你,没想到你就过来了。”
林惊羽瞪了他一眼,“你们大竹峰就是这样关心同门的吗?要不是我方才问你小凡怎么没来,你也不会想起他吧。”
宋大仁被他说得惭愧,忙拉着张小凡打量,“小凡,你刚才没有受伤吧?”
“我没事。”张小凡笑着冲他摇了摇头,而后又将目光转向了桥上,只见丁隐已经随道玄离去。




评论(4)

热度(44)